喝一杯柔情的酒,只为唯一的《北方女王》

不知道你最熟悉的是尧十三的哪一首歌,是酒鬼唱的《瞎子》,是流氓唱的《二嬢》,还是诗人唱的《雨霖铃》。但其实每一个时而癫狂时而深刻的人背后,都有一段令他伤心的故事,需要他用最动人的柔情去回忆,然后用无数痛苦到模糊的日夜去忘记。


一首《北方女王》,唱尽尧十三对爱情所有的柔情与悲喜。这首情歌最过人之处在于它也成为所有人的回忆。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位北方女王,而她存在的意义在于让我们铭记曾经最柔软的时光——在那些最低落最脆弱的时候,你都不敢相信还有人可以陪伴身旁。


可是,回忆中的全部都在这儿了,过去和未来可能有的一切也全在这儿了。尧十三用一首歌的创作时间,开始和结束他迄今为止最长的一段爱情,从湖北长江边的淤泥到想象中的四川泸沽湖,从武汉乐器店里她弹的钢琴到十三写给她唱的歌,这一切看起来美好得就像他们会永远在一起一样。过去的爱人啊,能做的也只是喝一杯酒,唱一首歌。


尧十三说:“不知道她有没有可能会再听到这首歌。一定有来生。”


十三啊,那些来不及说的话都咽回去吧,那些无法忘却的伤感都随一杯酒喝下去吧。


正如记忆需要时间的发酵才能变得深刻一样,这首《北方女王》经历了非常漫长而艰辛的创作过程。作为专辑的先行单曲,正式发布的录音室版本和之前网络上的版本有所不同,新编的钢琴和曼陀铃碎拨的声音将那些细密的心思全部融入其中。而对于曲末的一声惊雷,尧十三是这样说的:“我做了错误的事情,一声雷能不能叫醒自己?可能不行。”


尧十三,他永远低调的做派让喜欢他的人只能从他的音乐中去了解他。他以天才般孤独而敏感的触觉让作品游离在诗意与痞性之间,你所看到所听到的都只是他多样的表达状态中的一种。而尧十三的作品却永远真实得令人无法相信,他活生生地展现着我们不愿意去直面的孤独和荒唐,所以他戏谑,所以他嘲讽,所以他深刻。


如此说来,既然盛夏的暑气令人无法自持,就期待着尧十三即将发布的新专辑能带来宁静的力量,一定可以放下那些固执,重新开始。


评论
热度(5)

© Hush! / Powered by LOFTER